当前位置:主页 > www.hj948.com >

第197章 大结局(上)

发布时间:2019-09-10   浏览次数:

  幸好这时候警局的领导也过来了,一看到季中和,连忙迎上去,一副熟络的语气道:“哎呀,季董啊,您怎么来了?这是……发生了什么事?”

  说来也巧了,这人刚好跟季中和是旧识,两人私下关系还不错。一看到他,季中和一副没脸见人似的摇头叹口气,“方局,说来惭愧,一点家务事纠纷,劳烦你了……”

  过了会,大概是了解了事情的经过,方局长转过身,和颜悦色地道:“这个……事情经过我已经了解了,我看这样吧,大家都是熟人,依我看就是有一点小误会,能不能就此和解?”

  这显然是季中和的意思,阮棠倒是没觉得什么,不过戴向美一听这话有些不乐意了,她指着阮棠,“想和解?没门儿!这个小贱蹄子……”

  其他人闻之色变,不仅是季庭北沉了脸,季中和和蒋梦兰也都冷下脸来。毕竟他们谁也不想真把事情闹大。

  方局长笑眯眯地道,“赵夫人,得饶人处且饶人,看在戴董的面子上,今天这些事,您觉得闹开了好吗?”

  赵春山连忙拉住她,“好了好了,别说了,你还想怎么着啊!”他小声在戴向美耳边嘀咕了几句,戴向美虽然满脸不甘和愤慨,不过大概方局长和赵春山的话真的起了作用,戴向美没再闹了。

  不过阮棠却突然说道:“等一下,赵夫人,你打我妈的事,难道不该说一声道歉吗?”

  戴向美本来就满肚子火,怎么可能愿意开口。赵春山在一旁示意她先服一下软,又跟她说了些什么,她这才勉勉强强地说了一声“对不起”,接着就气呼呼地先走了。

  季庭北送阮棠和顾秀瑛回去,季中和望了顾秀瑛一眼,顾秀瑛却没看他,扶着阮棠出门了。

  最后只剩下蒋梦兰和季中和两人,蒋梦兰欲张口说什么,季中和却看向她,先开口了,“你跟我来。”

  “梦兰,搬出去吧。”季中和直白开口,“我知道你有很多的不甘心,可有些事过去了就是过去了,我们之间不再可能了。哪怕没有秀瑛,也不会是你。”

  “这些年,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做了些什么事。我一开始不说,只是想给彼此留一些余地。可是你越来越过份!你最不该的,就是把心思动到秀瑛身上!你想对付她,就是触犯了我的底线!”

  “你的底线?”蒋梦兰好笑地扬起嘴角,“她是你的底线,动她你舍不得了是不是?那我呢?我这么多年的付出到底算什么?你又可知道,我到底为了你做了些什么?”

  “所以你就心安理得了是不是?你只觉得愧对她是不是?!”蒋梦兰的眼前忍不住雾气升腾,一片模糊中,她看到对面的那个男人绝情冷漠的眼神。

  而季中和只是冷冷地看着,当曾经的那些和谐恩爱的面纱揭开,只剩下冰冷刺骨的无动于衷。

  “季中和,你永远都不会知道,我到底为了你做过些什么!因为你没有心!如果你有心的话,早在二十多年前你就应该知道了!是我傻,我还一直对你抱有幻想,以为你还真的对我有情有义……”蒋梦兰说着,眼神落在不知名的地方,不知不觉地笑出声来,眼泪也在同时流下来。

  蒋梦兰不知道独坐了多久,直到夜幕降临,咖啡馆内亮起了灯,窗外不知道什么时候下起了雨,雨水顺着玻璃窗蜿蜒而下,她在玻璃上看到自己模糊的身影。

  在这一刻她突然明白,原来不是因为其他什么原因,只是因为那个男人不愿意。如果季中和愿意,无论顾秀瑛会怎么样,他都会有办法跟她离婚再娶她。

  不知道过了多久,香港新老藏宝图攻略图,蒋梦兰准备起身离开,一道身影却突然站在了她的面前,那人笑了笑,“许久不见,方才,我差点没认出你来。”

  蒋梦兰疑惑地看着他,那人笑得更深了些,眼神微微深沉,“怎么?不认识我了,还是不记得我了?”

  “……”蒋梦兰对上那人的视线,某些深埋的记忆忽然涌现出来,她眼瞳渐渐睁大,全身都忍不住颤抖起来。

  赵春山跟戴向美回到了家,戴向美一肚子的火气还没有消,赵春山一直在赔笑解释,可是戴向美却不听,她认为今天完全是阮棠没事找事,是她的错!从小到大,她何时受过这个气?

  说到最后,她不耐烦地骂起来,2019年10月山东自考补报名入口已开通。“赵春山,这都怪你!要不是你生了这么一个好女儿,我至于今天会受这个窝囊气吗!你一个大男人那么没用!连自己女儿都管不好!”

  “是是是,我没用。可问题是……她一直不认我啊,我能有什么办法?我也早就当没生过她!”赵春山道。

  两人正说着话,赵婉婉放学回来了,听到这些话,她忍不住冲过去,“爸,妈,你们今天又去找姐姐了?”

  戴向美吃惊地望着女儿,她难以置信,怒不可谒地道:“什么姐姐!婉婉,你把话说清楚!那个贱人怎么配得上当你的姐姐!”

  “妈,你别一口一口‘贱人’好不好?”赵婉婉忍不住发了脾气,“她是爸爸的亲生女儿,不就是我姐姐吗!”

  赵婉婉一手捂着红肿的脸颊,眼睛里充满了泪水,戴向美震惊地呆愣住了,而赵春山也有些反应不过来,半晌,他轻轻斥责道:“好好的,你打孩子干嘛?婉婉,给爸爸看看,你这脸……”

  戴向美气得脸色发青,伸手指着家门,怒气全都转到了赵春山的身上,“你瞧瞧,你瞧瞧,你都生的什么好女儿!真是气死我了!”

  “老婆,你消消气,消消气……”赵春山一直温声软语地安慰着、哄劝着戴向美,眼神却不由得闪过一些异样。

  季庭北送阮棠和顾秀瑛回到了家,三人进了家门,季庭北忍不住把阮棠摆正在沙发上坐好,然后他面对着她坐在茶几上,目光严肃地盯着她,“你说,今天怎么回事?”

  “瞎说。”顾秀瑛嗔了一眼,坐在阮棠身边,“糖糖,不过小北的话也有点道理。今天这事确实有些危险,你怀着孕,万一出了什么意外可怎么办?”

  “嗯,我知道了妈,我以后不会这样了。”阮棠也没有反驳什么,很乖巧地应了。

  顾秀瑛起身去厨房做饭,阮棠这才把季庭北一把捞到沙发坐着,“你说,这件事你到底怎么打算的?”

  自从蒋梦兰搬去季家住后,这阵子阮棠一直没看到季庭北有什么动静,不过以她对他的了解,他可不像是什么都不做的那种人。

  “你别跟我装!蒋梦兰都欺负到头上来了,你就什么都不打算做?”之前她一直不管不问,是觉得那些事跟她没多大关系,可今天蒋梦兰跟戴向美一起欺负她和顾秀瑛,这下阮棠忍不了。

  今天这么一闹,季中和肯定会对蒋梦兰有很大的意见,也许之前还能顾忌着面子,但是现在恐怕……

  阮棠还没有画出自己满意的设计稿,加上孕后期身体臃肿难受,吃不好,睡也睡不好,她难免有些心情烦躁,这时候除了顾秀瑛,她真的是看谁都没法有好心情,尤其是季庭北。有时候,她都恨不得他不要出现在自己面前,可季庭北却每天赖在这里,死活都撵不走。

  这天晚饭后,顾秀瑛从厨房端了一盘水果出来,阮棠躺坐在沙发上,浑身无力似的。

  明天就是最后一天交稿日了,可她还是没有画出想要的稿子,事到如今,阮棠也想开了,不行就放弃吧。

  顾秀瑛知道她的心情,她招呼阮棠来吃水果,跟着坐下来,由衷地道:“糖糖,别给自己那么大压力。这一次不行,明年还有呢,再说以后还有其他的机会。”

  “这是小北买回来的。”顾秀瑛笑道,“他看你心情不好,特意去买的,他知道你最爱吃这个。”

  季庭北什么时候亲自买这些东西了,她还以为是顾秀瑛准备的。不过这么一想,最近这段时间季庭北真的好像对自己好的没话说。

  今晚季庭北有饭局,这时候还没有回来。阮棠又叉了一块哈密瓜,随口问道:“妈,你说,一个女人最喜欢最开心的应该是穿什么衣服?”

  既然是设计衣服,那一定得是别人最喜欢穿的衣服,可是什么衣服才是一个女人最喜欢的呢?

  顾秀瑛笑了笑,眼神中微微闪过一抹回忆,“别人我不知道,我的话……应该是当年结婚那天穿的婚纱吧。”

  顾秀瑛似有些不好意思地道:“虽然我那时候跟小北他爸的婚姻是迫于无奈的,可是哪个女人不梦想着自己穿着一身漂亮的婚纱嫁人的样子呢?那一天的自己,应该也是一辈子最漂亮最难忘的……”

  “我想到了!我突然想到了!”阮棠忽然激动地一把抱住了顾秀瑛,“妈,谢谢你!我想到我要画什么了!”

  第二天,季庭北亲自开车送阮棠去把设计稿送过去了。走出设计院的大门,阮棠一脸的轻松,心情也大好。

  “季庭北,今天天气好好啊,我想去公园待一会。”阮棠回过身跟季庭北说道:“等会你把我送去家附近的公园,然后再去上班行吗?”

  季庭北看她开心,自然也开心,他伸手牵住她的手,一脸宠溺地道:“好,你说什么都好。”

  没过多久,季庭北把车停在了公园的停车场。阮棠解开安全带下车后,却见季庭北也跟着下车了,她讶异地问:“你怎么也下来了?”

  “今天天气这么好,我也休假一天,陪陪你。”季庭北笑着说,言语间十分的无赖。

  “那怎么行?你这是公然翘班!你放心吧,我一个人没问题的。”阮棠知道季庭北是担心自己,不由得说道。

  季庭北伸手摸摸她凸起的大肚子,“马上就到预产期了,万一你一个人出了什么事怎么办?”

  阮棠轻笑道:“还早着呢,这还有半个月的时间,就算要生也不可能今天就生啊。”

  他们在公园里玩了很久才回家,也不知道是不是白天活动量多了些,这一天夜里阮棠突然感到肚子一阵阵痛,起初她没怎么在意,后来她忍不住伸手抓住了一旁的季庭北胳膊,几乎在她抓住他的时候,季庭北也惊醒了,他连忙打开灯,一看阮棠的脸色,他担忧地问:“怎么了?”

  季庭北吓得脸色发白,过了两秒才反应过来,他连忙翻身下床,“你等等,你别急,我马上送你去医院。”

  他一边紧急穿上衣服,又给阮棠套上外衣,还去隔壁喊了顾秀瑛起来,三个人一通忙乱,终于到了医院。

  这一夜她一直在产房外面担惊受怕的,就连当初自己生孩子的时候都没这么忐忑过。

  季庭北整个人并不比阮棠好到哪去,从阮棠进了产房后,他就跟着进来了,陪了她一整夜,看到她那么痛,他比她还痛,心中更是暗暗发誓——以后再也不要经历这样的折磨了!

  阮棠有些虚弱地对着他弯了弯嘴角,天知道她这一夜是怎么熬过来的,如果身边没有他,她可能真的会中途放弃……

  这时,护士抱着已经包裹好的宝宝来到两人身边,微笑道:“恭喜你们!爸爸妈妈,这是你们的宝宝……”

  护士小心翼翼地把孩子放在了阮棠的身边。阮棠偏过头,看着襁褓里的婴儿,让她惊讶的是,孩子竟睁着黑乌乌的眼睛,小手攥成小拳头的样子,她惊喜而又不可思议地道:“他眼睛睁着呢,他在看我!”

  护士微笑地解释:“新生儿眼睛是看不到东西的,不过他这样是不是很可爱呢?”

  阮棠忍不住笑起来,是啊,很可爱。在这一刻,她心中有着从未有过的一些感觉,很神奇、很惊喜,也很感动……好像这个小生命的到来,这个世界都明亮了很多。

  她忍不住伸出手,轻轻地碰了碰小家伙的小拳头,嘴角微微勾起,眼神专注而温柔。

  季庭北在一旁看着,也是满心的感动和惊奇,他伸出手,轻轻地握住了阮棠的手,两个人一起面对着孩子,一时都没说什么,但是那种温情蜜意,任谁都可以感受到。

  孩子的出世,给原本快要四分五裂的季家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喜悦和团圆。季家两老忍不住想看到曾孙的喜悦心情,连夜从国外飞回来了。季桐溪、季中和也在接到消息后连忙赶去了医院,就连蒋川平也去了……

  阮家这边,除了在外上大学的阮萌没有来,其他人也都去医院探望过了。至于荣宝儿更是嚷嚷着要当孩子的干妈,阮棠还没说什么,季庭北已经板着脸道:“不行!”

  “咳咳……”阮棠忍不住轻咳出声,荣宝儿这话显然让季庭北和阮棠两个人都尴尬地想到了那一晚,她微微翘起嘴角道:“我也不同意。”

  “当然是我的好朋友丁夏啊。我和她早就说好了,将来都要做彼此孩子的干妈。所以,荣五小姐,想当干妈的话,下次请早啊。”

  “哼!她有我好吗?”荣宝儿一脸的不甘心,她拿出一份大红包递到襁褓里的婴儿面前,对着正在睡觉的他自言自语道:“宝宝,宝宝,乖哦,叫干妈,你喊我一声干妈,只要你说你想要什么,干妈都给你买啊。”

  阮棠终于有点明白为什么季庭北不同意荣宝儿当宝宝的干妈了,就她这种宠法,以后还得了?

  不过并不是回到和顾秀瑛一起住的云天花府,而是季庭北的临湖别墅。有了孩子后,保姆和月嫂分别请了一位,加上顾秀瑛,那个小套房是肯定住不下那么多人的。

  大名季时钧,是季风取的。老爷子对自己这位曾孙非常疼爱,他的一番心意,季家当然没人反对。

  至于小名,是由阮棠取的。她看他的小脸一直圆乎乎的,就经常这样说,说着说着有时就不知不觉地喊“小圆子”,时间一久,大家也都跟着喊,然后“小圆子”就莫名成了季时钧小朋友的小名。

  话说满月宴这天,酒店内宾客云集,宴会的主角——季时钧由顾秀瑛抱着出来给客人们行礼,众人都伸长了脖子想一睹这位季家小公子的模样。这孩子才出生一个月,小模样已经长开了些,他的五官看起来更像阮棠一些,唯有那双浓眉,倒是挺像季庭北的。

  众人围绕着小圆子逗弄,小圆子自出生后就极爱睡觉,不睡的时候也非常乖,很少哭闹,真的是非常讨喜非常容易带的宝宝,顾秀瑛每每说起来,都引来一票奶奶阿姨们羡慕嫉妒不已。是以,才短短一个月的时间,小圆子长得真的快成“小圆子”了。

  就在一片热闹之中,门口走进一道清瘦的身影,她穿着一件黑色暗花的旗袍,尽管有厚重的粉底遮掩,但依然能看出来她的脸色非常苍白。

  阮棠有些惊诧地看着来人,想不到不过才一个月而已,蒋梦兰竟像是老了好几岁。

  季中和冷下脸来,目光冷冽地盯着她,他还以为这个女人终于学乖了,没想到她竟然胆大到今天来这里?!

  蒋梦兰微微一笑,涂抹着鲜红唇膏的唇瓣微微弯起,“怎么?我来祝福一下季家小公子满月,难道季董这也不欢迎吗?”

  有关于他们俩和顾秀瑛之间的事早就传得沸沸扬扬,季中和抛弃了蒋梦兰的事也早就众人皆知。现在蒋梦兰的出现,让在场的人都升起了熊熊的八卦之心,眼神忍不住都在往这边瞟。

  蒋梦兰怎么可能乖乖离去?她绕到顾秀瑛面前,目光看向她怀中的孩子,顾秀瑛下意识地把孩子抱紧,季庭北也冲到了她面前,拦住了蒋梦兰。他目光冷若冰霜般射向她,“看在川平的面子上,请你、立刻、马上、离开!”

  蒋川平今天也过来了,只不过他打了声招呼后,就一直独自一人在角落里喝闷酒。现下听闻动静,抬头看了一眼。

  蒋梦兰看着众人一脸戒备的样子,不由得好笑,“你们以为我是吃人的老虎吗?这么怕我?为什么你们就是没有一个人相信我只是单纯地想来表达一下心意呢?再怎么说,我儿子也是这孩子的叔叔是不是?我好歹也能算这孩子的半个奶奶吧?”

  蒋梦兰看到他,立刻喜笑颜开,亲热地喊:“儿子,快过来,让妈妈好好看看你……”

  蒋川平看一眼众人,一把抓住了蒋梦兰的胳膊,往旁边轻轻拉了一下,压低声道:“妈,你怎么来了?”

  “既然不是,那你就别阻拦我。”蒋梦兰说完,转身,http:webkugoucom 打开这个链接是酷狗音乐网页播放器 显示的 慢,又是一脸笑意,“孩子今天满月了,我还没看过、抱过呢,能让我抱一抱他吗?”

  顾秀瑛抱紧小圆子,“不用了,宝宝他有点怕生,今天客人多,待会他要是哭闹起来了,恐怕不太好。”

  顾秀瑛的拒绝在蒋梦兰的意料之中,她意味不明地哼笑一声,“这么护着你的宝贝孙子,怎么?是怕我抢吗?”

  “妈!”蒋川平皱着眉,强行把蒋梦兰拉走。这里的宾客都往这边看过来,事情闹大了,季家颜面何在?

  小圆子生下来后,阮棠一直坚持母乳喂养。没过多久,到了小圆子的饭点。这孩子平时很乖,但是饿了的时候就会拼命哭喊,其他人都要招呼客人,阮棠便和保姆一起带着小圆子去了事先订好的房间。

  保姆原本在一旁,过了一会她的手机响了,她低声跟阮棠说了句就出门去接电话了。

  阮棠低下头,目光温柔地看着怀中的儿子,她一手托抱着他,另一只手轻轻地抚摸着他的头发,小圆子闭着眼,欢快地用力吸允着。

  房门悄无声息地被人推开了,阮棠并没有察觉,直到“咔”地一声上锁声传来,她才惊讶地转过头,这一看,她瞬间花容失色。

  她噙着一抹意味不明的笑,渐渐走近阮棠,她的目光在阮棠和孩子身上打着转,慢悠悠道:“你这么紧张干什么?我不过就是想……看看你怀中的孩子而已。”

  小圆子吃得正欢快,阮棠有意想让他暂时别吃了,可是一离开奶嘴小圆子就委屈地瘪起了嘴,眼看着就要大哭起来,作为母亲,她当然不忍心,只好又让小圆子重新吃奶……

  她的手机被她随手放在了一旁的茶几上,想要拿到还得动身。而蒋梦兰似乎也察觉到了她的意图,目光从她的手机上瞟过,随即微微伸手拿起了她的手机,似笑非笑了一下,在阮棠震惊的目光中,她把手机关机了,随后扔进了垃圾桶。

  “我没有别的意思,只想你能乖乖跟我走一趟。”蒋梦兰说着,视线落到小圆子身上,“你放心,只要你听话的话,我不会伤害你们母子。”

  阮棠对她的话是一个字都不相信,可是现在她明显受制于人,唯一的办法就是拖时间,等到保姆打完电话回来,或者有人恰巧来这里……也或许,等小圆子吃饱了,她还可能更容易逃跑。

  她冷冷一笑,忽然从包里拿出一把水果刀,那锋利的刀尖落在小圆子的头顶上方,“快点!如果你不跟我走,我马上就在你儿子的脸上划一刀!”

  阮棠早就面色大变,她一把把小圆子护住,可就算是这样,她心底也是有些害怕的。

  小圆子当然不知道危险就在附近,还在用力地吃着奶,眼睛闭了起来,看样子像是要睡了。

  “好,我答应跟你走,你先把刀放下。再说,你总得等我儿子吃好了才能跟你走吧?”

  “你以为我看不出来你在拖延时间?”蒋梦兰把刀架在了阮棠的脖子上,另一只手用力地把她拉拽起来,“走!”

  阮棠怕吓到儿子,她身体还没站稳,却下意识地抱紧怀中的儿子,好在小圆子这时候也吃饱了,眼睛闭起,睡着了。

  阮棠还是想最大程度地不伤害到孩子,她道:“蒋梦兰,如果我没猜错,你针对的人是我,能不能……让我的孩子留下?”

  蒋梦兰看一眼她怀中的孩子,哼笑一声,“你以为我看不出来,如果没有这个孩子,你随时都可能会跑。把他带上!你们母子俩跟我一起走!”

  直到两个人出了门,蒋梦兰这才收起了刀,但她却在阮棠的耳边威胁道:“如果你敢大声喊人或者做出来什么异常的举动,我就立刻把你推出去!到时候你儿子如果有什么意外,我可不敢保证了。”

  “呵,反正我如今也是活得生不如死,我也没什么好怕的。阮棠,你威胁不了我。”

  坐上车后,蒋梦兰吩咐前面的司机开车。阮棠原本想记住路线,可是蒋梦兰好像知道她的意图,在她不注意的时候,她手中不知何时突然多出来一条毛巾,瞬间捂住了阮棠的口鼻。

  蒋梦兰看阮棠已经昏迷了,伸手接过了她怀中的孩子,她目光深深地盯着怀中熟睡的孩子,眸底暗光微闪。

  酒店内,从发现阮棠和儿子失踪后,季庭北已经让人把这个酒店前前后后全都查了一遍,监控也看了很多遍,他们现在都知道是蒋梦兰带走了阮棠和小圆子,可是之后他们去了哪里,却一直没有找到,就连警方也在极力追查当中。

  季庭北整个人几乎处于暴躁的边缘,谁都看得出来,他人都快要崩溃了,这个时候,也没人敢出声说什么,所有人都在等着警察的调查结果。

  季中和虽然不喜阮棠,可是蒋梦兰这一次的做法也是触到了他的底线。他已经给蒋梦兰打了无数的电话,但是她一直没有接。警察追踪她的手机信号,却发现她的手机一直放在家里,并没有带走。

  季中和转过身,原本没在意的一件事,突然涌上心头,他忽地问道:“川平呢?”

  现场刚才一直很混乱,直到这时候大家才发现这里唯独没有蒋川平,按说他应该也在这里才对。

  他们很快调查蒋川平的行踪,然而也只看到他出了酒店的监控,随即就追查不到了。

  通过时间对比,蒋川平甚至是在蒋梦兰带着阮棠母子离开之前就离开了酒店,那么,他去了哪里?

  阮棠一直昏昏沉沉着,她想睁开眼醒过来,可是眼皮却异常沉重。她试着睁开一条缝隙,却只隐约有一点点亮光闪过,很快又昏睡过去。

  然而这觉睡得并不踏实,她心中一直悬着,根本不敢入睡,但是昏沉的大脑却又让她无法清醒,她不知道自己在哪里,但是却能感觉到身下很柔软,还有一点淡淡的清香传来,像是……柔软馨香的棉被……

  阮棠伸手摸了摸周围,意识有些混乱和迷茫,不经意中,她手指好像碰到了温热的触感,她蹙起眉,混沌的大脑里还来不及思考这是什么,突然,她的手被紧紧握住!

  阮棠脑子瞬间一懵,她下意识地挣扎着想抽回自己的手,可是她全身一点力气都没有……

  她意识到事情很不对劲!脑海中渐渐清醒了一些,然而她却有一股难以言说的冷意爬满了背脊,她强撑着睁开了眼睛,这一次,她看清楚了眼前了一切……

  怔愣了几秒,她猛地起身,挣扎着想要离开,然而她浑身软得没力气,她以为自己尽了很大的力道,其实也只不过稍稍移动了一点点,甚至她的手还被人紧紧握着!

Copyright © 2002-2011 DEDECMS.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